我是谁_并不重要w

题材不正常 内容不正常
写文的那个人也快不正常了

【烛俱利】交换灵魂

●灵魂交换paro

●文笔不好 含有错字 语病 等.....其实我尽力了TwT


----------------------------------------------------------------------------



本丸


一如往常地把明早早饭食材准备好,脱下围裙接下来就是梳洗时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每次都午夜时分,拉开纸门看见床上有躺着同一个人


大俱利伽羅.....


又偷偷来跟他一起睡吗?


看着熟睡的大俱利,小心翼翼的越过他到自己的床上


帮熟睡的人盖好被子后自己也准备入睡


就是这样烛台切光忠就结束一天的工作。


通常有自己的生理闹钟所以光忠都不需要闹钟来叫醒他,他自己就会自动地起床


原因是他的工作就是准备本丸大大小小的家务事都比其它刀们迟睡早起。


再来就是大俱利会一时趁他入睡就偷来跟他窝在一起睡,怕早起的他会因闹钟吵醒大俱利。


但是今天的生理闹钟却没响...就这样睡到太阳升起。


哎?....天亮了?....是昨晚太累了吗?


用手梳起左边脸过长的刘海,怎么感觉今天的视线那么清楚?


当看清手腕上那精细的龙纹时....


伽罗龙?????????????


等等!!!我的皮肤????????


惊讶的望向左边的人后,立刻起身从到那幅只属于自己的全身镜前


这是????? 我???????


当左边的人也醒来坐起来看见跟自己拥有同一张脸的人正对着镜子用惊讶的表情看着自己


他瞬间躺回床上继续睡....


[小俱利啊啊啊啊啊!!!!醒来这不是作梦啊啊啊啊!!!] 他竟然躺回去睡???!!!


被拉起来的人一副原本属于自己的照片表情不耐烦的瞪着眼前的人...


可是这次这个表情却是在一个被称为温柔的男人脸上....


[小俱利拜托你的表情不要那么死鱼脸啊!!!一点也不帅气!!] 棒起对方拥有自己的脸


此刻的大俱利真想揍他....现在都什么状况还在意这个.....


可是想到打他只会弄上自己脸.......所以他忍!


眉毛已经皱得快打结...其实是因为身体传来的不适加上光忠好吵...


[不对!现在要去找主上问问!!!]


当光忠起身要去找审神者时突然间又坐回床上对大俱利说


[不过先梳洗先!]


翻了白眼...被光忠拖去梳洗后自己随便挑了件被烫齐的长裤和袖子被卷起的白衬


坐在门前看着虽然不是自己身体但却在镜子前一直整理自己过长的头发...


但自己却感觉到不对劲...从刚刚到现在都一直感觉到疲累...


光忠的身体...怎么那么疲累?...


突然疲倦的睡意涌了上来,眼皮被睡意败慢慢合上...


[大俱利!你怎么穿成这样????]


又被吵醒的大俱利睁开疲倦的眼皮看着自己样子,后尾的头发已被束绑了起来


明明本人就在这里却看着自己的身体在眼前....这感觉挺微妙的...


[大俱利你这样一点也不帅气!!!还是你留在这里我去找主上来。]


知道大俱利不会一起去,也不想让其它人看见自己那么的不帅气


所以光忠只好说完后起身离开房间,然后又走回房门再警告大俱利他这个样子决不能出去!然后才正式离开


大俱利就这样靠坐在房门前等待光忠找主上来。


等着等着....他发现光忠的视线不好,因为只有左眼的视线...


所以右边的东西都无法看到,必须把偷转过右边才能看到...


难怪没次出征在场上光忠都会一时忽略了右边的敌人...


用手摸了摸自己已经看不见东西的眼睛,又好奇的看着自己的手


光忠老是手套不离手...就算洗完也不肯脱掉手套...


大俱利试着脱掉手套,露出来的手背确实满满的烧伤伤疤...看得都觉得很痛的样子


[难怪光忠不管怎样都不肯脱下...]


虽然伤疤已经不痛了...但在光忠的身体里,身体痛楚的记忆怎样都抹不去...隐隐地还是感觉到伤疤传来的痛...


这时有只黑猫从走廊上走了过来,超喜欢猫的大俱利很顺其的把没带手套的手伸了过去


想要摸摸猫咪的头,但被黑猫给拒绝的闪开了...


这时大俱利才想起...自己是光忠的身体..也不知道为什么猫咪们就是不喜欢光忠...


也不让他碰它们...


发呆的看着黑猫走远,自己也不能再忍受那份从身体一直发出的疲倦睡意...


就这样慢慢的地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俱利感觉无比的热,也感觉房外有很多吵杂的声音...


艰难的睁开眼睛...


这里.....是哪里????


眼前的景象是个陌生的房间,房间四周正在被火烧毁中!!!


看着火蔓延了整个房间,大俱利连忙起身跑到门前拉开门,可是不管他怎样碰都碰不到纸门


就像自己是透明一样,手穿过了门可是却又出不去...


咔嚓 碰!


天花板的木板因烧毁掉了下来,转身一看,这才发现刚刚自己醒来的地方放置一把太刀在刀架上...


那是??? 烛台切光忠????


这里....是光忠的记忆里??


可是自己的样子确实原本自己的样....


[在光忠的身体里进入了光忠的记忆了吗?....]


咔嚓 碰!


又一块木板掉了下来,但这次木板正巧就掉在光忠太刀的附近撞到了刀架把整把刀都撞倒在地上,,,


[唔!!!]


突然有一阵痛楚从身上传来....


[光....光忠....]


原来...自己却在感受着光忠那个时候的痛苦....


忍着痛跑回原位想要拿起光忠太刀却也一样碰不到刀...


这次整幅纸壁倒了下来正准压在太刀身上...


[啊!!!]


被无形的压力直接压倒在地上,这次痛楚从背部传来...


那种被烧烫着的痛一直在大俱利背后传开来...


他试着喊着让外面的人知道...可是外面传来确实救人救的声音...


火越来越大...痛楚慢慢的蔓延到手上然后最后就是眼睛...


这时他瞬间明白了自己只是一把刀的领悟...


这...就是光忠...那个时候的痛吗?


那种不管怎样想被救但都不会有人来救他的绝望吗?....


[大俱利!!大俱利!!大俱利醒醒!!]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不知何时已经躺在地上的大俱利,从黑暗中睁开沉重的眼睛呼吸急促的喘着气...


[光忠....]沙哑的叫着对方...


[大俱利你发烧了!...不对!是我发烧了!...啊不对!是我的身体发烧了!.....啊啊啊!我都说什么啊!!?]


揭开对方的衣领伸到颈边量体温,果然是发烧了...


拿了湿手巾帮大俱利降温,然后把拿来的饭菜推在他面前...


[我刚刚去找主上,他们都吓了一跳,但主上说要先做饭...所以我回来迟了...]


[我还拿了饭菜给你,主上说要来看你但被我拒绝了~因为这真的很不帅气啊!]


大俱利没力气的不想听光忠岁岁念,头有点晕的低头吃着饭...


[大俱利你没事吧?] 把手再次伸过去摸了摸对方额头


[光忠...刀不会生病...去一趟手入就会好了...]


[你这样子...不对!...我这样子出去实在!...] 光忠还没说完就被大俱利插话


[....换回来你自己去....光忠你好吵....]


光忠乖乖的闭上了嘴巴看着大俱利因不舒服饭菜吃了一半把汤喝完就靠坐在房门前


刚刚那只黑猫不知何时走了进来在大俱利样子的光忠怀里窝着任光中搓它。


[光忠....你....一直都做着那个恶梦吗?]


[恶梦?.....什么恶梦?]


大俱利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自己在逗猫。


[我在德川家的时候吗?]


[不想说就别说.......反正我没有兴趣...]


[不管怎样...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有大家在一起就好了~这里...有你在~]


看着虽然是自己样子的光忠在对着自己微笑,但心里却呈现出原本样子的光忠在真心的笑着


[........我才不想和你混熟......]


[哈~~~原来猫咪那么好摸呢~~~可是为什么原本的我就不让我摸呢...就像大俱利一样呢...]


就这样交换了身体一天了...审神者却怎样都想不出办法来...


而大俱利则因身体的不适一直在睡...直到隔天早上起来才发现已经换回自己的身体


可是光忠那家伙就算病得重伤也还是风雨不改的打扮自己一番才去手入


走路都摇摇晃晃不稳了....还硬皮....


[我扶你吧.....]


望着主动过来扶他的光忠...一时之间把笑意给笑了出来


[呵w]


[笑屁....]


[大俱利w 以外的温柔呢w~]


<<完


----------------------------------------------------------------------------


就觉得光忠好可怜Q.Q

就像这样叫也没人看到没有人听到只能活活被烧什么的Q.Q


谢谢你看到这里ww



评论

© 我是谁_并不重要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