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_并不重要w

题材不正常 内容不正常
写文的那个人也快不正常了

【黑月】喜欢我就请对我说

●哨兵向导paro

●有私设的 

连载上一篇 【兔赤】喜欢我就请大声说出来 

●文笔不好 含有错字 语病 等.....其实我尽力了TwT


如果要看上一篇兔赤的文可以点这里w

【兔赤】喜欢我就请大声说出来 <上>


----------------------------------------------------------------------------


01


公会一向都会把不合格的哨兵向导安排他们到另一个地方继续受训直到合格为止才能回到塔接受公会任务。


但据说能回来的哨兵向导却只是少数也有可能是回不来,所以慢慢的就被传出了被放弃到那里的哨兵向导都等于放到那里自生自灭,过后大家都开始害怕被公会放弃尤其是向导。


但这届除了一个新人之外。



黑尾 铁朗!


是......


从毕业到现在快两年了吧?  


.....应该是吧.....


简直就是!!我已经很宽容的让你自己去找适合你的向导了!!快两年了你究竟在干。嘛?!


.....


这次在这届向导毕业前你还是没有找到,我就直接把毕业的向导直接把你们结合!!!


这样你会被那位向导给恨死的.....


要恨就恨你先吧........



介绍人挺直背双手放后的围着黑尾一边耳边咆哮一边转圈圈,而黑尾虽然一副吊儿铃铛但也一样挺直背。


他知道眼前这实力不凡得哨兵并不是没有被向导追求过,连续的合作演习什么都一一推他去参加,不但没有成功回来还一一拒绝所有来追求的向导,而这样就快两年了。




黑尾~~~~~~~!!!!!<扣杀球大喊着的木兔


啊.....木兔你很吵....<成功拦下木兔球却抱怨的黑尾


又被介绍念了吗? <木兔边说边专注赤苇准备传来的球


黑尾前辈之前不是有位很要好的向导? <把球传出去的赤苇


不是....他只是我的.....啊!!那里的学员小心!!!!



黑尾还没说完就拦网失败往后看,那里刚好有名学员走过眼看就要砸向那名学员了,但完全反应不过来的学员正正就被砸中了头。



你没事吧????? <黑尾先跑了过去


对不起啊啊啊啊啊!!!一下没控制好力度!!<喊着过来的木兔


你没事吧? <赤苇依旧冷静的蹲下来检查躺平学员的头


有点.............晕.....<晕倒了


喂喂??? <木兔继续大叫


先带他去医疗室吧,你们别跟来.....他是位向导。<赤苇冷静的说着



赤苇扶起昏倒的学员叫上几位向导一起扶他到医疗室去,而木兔却听到赤苇最后那句,他是位向导 傻了眼他不敢相信明明那样的高度还是个男孩子的却是个向导???


黑尾也一样虽然反应比木兔少一些惊讶快一些恢复理智的但还是觉得赤苇那种气质的向导不在话下,这样的高度或许还要比他高出一点点的却是个向导......


突然替哨兵介绍人没有了这样的人才感到失落啊。


赤苇在医疗室里看着其他向导正为学员做精神检查怕脑震荡影响,检查完毕后学员便便的睁开眼睛醒过来。



你没事吧? <赤苇关心的问候着


已经分不清楚是头痛还是脸在痛....<摸了一下头又摸了一下脸的学员


对不起我的哨兵就是这样常常都控制不好力道。


你们已经结合了?! <像听到什么事一样惊讶的学员


是的,我已经毕业了。


原来是前辈,没想到你也是向导。


我叫赤苇 京治,你是这届的毕业生吗?


是的,我叫月岛 萤。


有了喜欢的哨兵 了吗? 


我的成绩不好,是准备被放弃的向导。<说到敏感话题不看赤苇的低着头


是吗?.....



知道自己说了些身为男性向导最不想听到的话题赤苇也不再追问下去,毕竟要寻找同样少数的女性哨兵也是不易的事。


他跟木兔结合后就没有在为自己身为向导的事情再去钻牛角尖却忘了别的男性向导依然是从前的他。



02


妈妈?? 爸爸?? 哥哥???


你去了那里就不要回来了。



月岛父母牵着与他差不多年纪的哥哥背对着小小年纪的月岛已经远远的离开再也没有转头看向他。


再次被恶梦惊醒的月岛一起来就感觉胃传来的痛,该死的胃痛跟恶梦同时来访他翻下床痛苦的捂住胃走到桌子拉开满是药瓶的抽屉寻找胃药,胃药是从医疗室那里批准过来的把双陪重量的药丸吃下后并没有立刻爬回床上,正确来说他已经痛的没有力气再走回床上了。


直接躺在地上可能是胃药开始起了作用慢慢的舒缓,再次入睡的月岛就这样卷着身体躺在地上可能是太过疲倦了这次并没有继续发恶梦。


胃病是从小时候就开始的医疗师说或许是由心病开始影响,小时候月岛被发现时向导后就被立刻申请进来向导塔,进来后的哨兵和向导一旦经过确定必须送入塔受训。


但也因为这些孩子与普通孩子不一样很多父母一就是过度保护二就是直接放弃孩子,月岛的父母则是选了第二个选择。



暑假我们来演习吧~! <木兔兴致勃勃的已经换好装备


喂喂.....这样太不公平了吧你们两个......<发现自己没有固定向导的黑尾


啊!喂!那里那位向导!!上次被球打到那位!<木兔突然向某个地方大喊着


啊........<一脸不爽的月岛正从中央厅回房间时


是月岛。<纠正木兔的赤苇


月岛!!!!要来一起实习吗?~你也快毕业了吧 来演习一下也不错哦!


不了.... 啊喂!....<被黑尾直接拉过来的月岛


反正也是演习你也没试过跟哨兵合作过吧,就当作被放弃前体验一下吧。


啧........



帮月岛戴上装备的黑尾带笑着,但依然一脸不爽却没有抵抗的被黑尾戴上装备,而一旁的赤苇全看在眼里,他用手肘顶了顶木兔示他看看前面这对依旧还是单身的一对,两人互看了一眼突然想到什么的笑了一下。


木兔赤苇的精神因为结合了所以一直都处于连接中,但黑尾和月岛并不是所以黑尾知道月岛或许是初次结连接感到害羞,干脆自己就先解除了精神障碍等待月岛放出触角与他连接


月岛感觉到对方解除了障碍才慢慢的放出触角与黑尾连接,初次和哨兵连接的月岛感到很新奇像是完全知道了黑尾这个人的全部一样,但感觉也有点像偷窥别人一样。



好了!连接完成~我和赤韦一队 黑尾和月岛一队 ,任务开始!



黑尾带头走把月岛护在身后,两人依然防备着对方的偷袭虽然月岛知道自己的实力不佳但也不想被说是拖油瓶的认真起来。


一个转角黑尾眼看着木兔子弹要打上月岛反应很快的把手往后把月岛推离自己这才避免了木兔伤了自己的向导。



heyheyhey!!!发现你了!黑尾!


才不会让你得逞臭猫头鹰!



木兔一个翻跟斗从高处翻下来直接一脚踢上黑尾,黑尾也不差的立刻躲过对方等对方着地立刻又是一脚的回敬着对方。


看着黑尾和木兔的打斗肯本帮不上忙的月岛立刻分了神,从暗处伸出一只手的赤苇差一点就扯过月岛手臂上的徽章但被月岛躲过了。



月月别分神,你要对付的可是我啊。


前辈们这样欺负后辈真的好吗?



赤苇把手中的短刀插回腰间的袋子里,面对可爱的后辈他不想伤了月岛,月岛也把步枪往后面推去过后两人便交手着。



呵,月月其实也不是你说的那样软弱啊。


拜托可以不要那样叫我吗?...



听起来月岛有点不爽以现在的形势来说月岛处于下风被赤苇锁的死死的月岛咬紧牙关冒着汗的,他感觉胃又开始不舒服了但他看着黑尾正处于上风所以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认输。


黑尾和木兔虽然正打的热烈但月岛那里的精神多少还是被传入他的脑里,感觉胃部微微的不适把木兔打退后立刻举了暂停的手势。



等下木兔!我感觉.......月好像有点不对劲....



看着黑尾的暂停木兔也停了下来一起看着月岛,月岛和赤苇正在交手赤苇抓住了对方的一对手腕后感觉月岛冒着冷汗喘着气的正慢慢往下滑



月,你没事吧????<开始紧张是不是自己伤到对方的赤苇


有点........不舒服......... <弯起身体捂住胃部


月!



月岛就这样直接晕倒在赤苇的怀里黑尾和木兔立刻赶了过来,黑尾看着脸色嘴唇已经刷白的月岛立刻直接横抱起往医疗室跑去,留下看傻了眼的木兔和赤苇。



有机会吗?


会有机会的。



03


在医疗室里躺在白色床上的月岛打了药后正在睡觉,站在床边的黑尾脑里全都是刚刚医疗师所说的话。


月岛萤是这里常来的病客,他的胃痛从以前常常都会这样不定时的发作,每个月都会定时来这里拿胃药和做胃部检查,虽然说没什么影响并不严重所以我们都怀疑是心病造成加上吃的少又不吃东西.....


黑尾在想月岛是不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这样? 一想到有可能是被其他哨兵还是向导欺负就莫名觉得一肚子气,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


黑尾在月岛还在睡觉时曾进入月岛精神了解着他,发现了他家里的背景后慢慢了解原因可能是月岛因为家人不要他了在自我放弃中。


过后黑尾私下查过月岛的资料,资料显示全科都不通过不及格当拿出月岛所用的试卷才发现原来都交了白卷。


偶尔还是会作答几题但出奇是作出的答案都是对的,这表示并不是月岛不会回答问题而时故意不去回答直接交了白卷,这让黑尾更加肯定他所猜测的原因。


之后在月岛醒前黑尾就自动断了连接虽然他也不想但关于到私人的隐私还是需要这样做,但却依然照顾他。


直到月岛醒了后黑尾依然在他的身边照顾他,月岛不明白为何要这样做他只是个即将被放弃的向导而已...


咯咯咯敲门声响起月岛有点不情愿的开门不用猜都知道来者何人,起初黑尾说只是早餐会带他去吃但现在连三餐都不放过他了...


开门后看到却不是以往来叫他吃饭的黑尾而是赤苇,月岛没有想很多毕竟哨兵每天都这样申请进来怎么说都不可能是关于任务吧...



月月要吃多一点噢!!!要吃这些让会像木兔前辈我一样壮哦!!



看着已经满出来的饭菜还没吃就感觉有点反胃的月岛最后还是认输的慢慢把饭吃上,但发现依然还没出现黑尾的踪影。


赤苇发现了月岛吃饭时会不经意一直望向走廊那边像期待什么人到来便用手肘推了推正吃的津津有味的木兔一把,木兔被推了过后满嘴是饭菜的说着



黑尾他去了出任务哦!


是吗?.....


没有见到黑尾前辈,月月吃不下饭吗?


才!才没有呢!



听出赤苇的意思月岛立刻扒着饭菜但最后也一样没吃完的投降趴在桌上,的确他没见到黑尾感觉好像少了什么一样....只是他不想承认而已,他不想对黑尾抱有什么希望...


他是即将被公会放弃的向导如果在这时对黑尾抱有什么感情受伤的一定是黑尾.....


他是这样想的....


胡说了个理由离开后独自一人走回房间的月岛感觉一直被看着,或许因为他是这届唯一个即将被公会放弃的向导,所以每个向导都在切切私语的讨论着他。



月? <叫着月岛的黑尾


黑尾...前辈??? <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转头



为了躲开其他人的视线月岛加快脚步想赶快回到房间就连擦肩而过的黑尾也没看到



怎么了,走这么快? 


呃.....


又胃痛吗? 刚刚没吃饭吗? <突然紧张的问着


有吃......前辈刚出任务回来吗?


啊...对....好累~ <虽然样子疲倦但依然带笑说着的黑尾


要不....我帮你治疗一下?


可以吗? 麻烦你了~



黑尾知道月岛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自己也不想被其他人打扰,两人便来到了中央厅偏角落的地方坐着


开始为黑尾进行精神治疗时月岛感到有点紧张因为是初次为哨兵治疗多少还是会怕自己一个掌控不了害了别人一生,黑尾知道月岛正在紧张安慰着对方



别紧张,你可以的~



看着黑尾的笑容自己深呼吸了一下和黑尾精神连接,进入黑尾的精神世界月岛非常惊讶,原本彩色的世界只剩下灰色一片但依然还是拥有无数发光彩色的小生命,这样看起来比较像是小生命失去了自己的土地被逼漂浮在空中一样无助


月岛试着把灰色的地方变回彩色,成功恢复彩色的地方立刻占满了小生命,月岛努力修复着在想如果就连小生命都消失了....黑尾他会变成怎样呢?


心....感觉有点痛....有点害怕...


发现还有一大片还没来得急修复就被黑尾拉回现实,自己初次能力有限已经受不了喘气的月岛看着黑尾没有了刚刚的疲倦,黑尾拍拍月岛的背部让他放松下来



没事吧? 太勉强了。


前辈你......有使用抑制剂的习惯?



黑尾直接被问到弱点开始支支吾吾的但却没有逃避问题,抑制剂并不是常使用不过需要一天一支针往自己身上打招呼,这就是介绍人担心之处,使用太多抑制剂就会像刚刚月岛所想的当小生命全都消失了后或许就会精神崩溃,抑制剂把小生命都保住却不是永恒。



请前辈你自己注意一下自己的情况啊!<有些激动的说着月岛


是是!我知道,我知道....<抱歉的双手举着在胸前的黑尾


其实我想问你了....你抱着什么东西吗?



再次发现黑尾怀里被大衣遮盖的东西动了动月岛好奇的问着,黑尾也快忘记了这件事他把大衣拿开里面竟然是只黑猫,他看着月岛腻腻的喵了一声拉音。


怎么会有只黑猫?<月岛好奇的摸摸黑猫的头


我有养黑猫的习惯,刚刚看他溜了出来就把他抓回去。


原来。



黑猫被月岛摸头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然后黑猫就跳到月岛身上不断蹭着他的下颚。



喂!!<黑尾正要抓回黑猫就被黑猫抗议


没关系....我并不讨厌。<任由黑猫继续蹭自己下颚的月岛


是吗?! 


有什么惊讶的?


不...不是...只是我最近常出任务没人看着它怕它乱跑竟然你不讨厌就想....



月岛知道黑尾想拜托他帮忙照顾猫,月岛也答应了但之后却又立刻的后悔了起来...


不是说过不要再和他扯上关系了吗.............


自己是怎么了...........



04


之后自己便和黑猫一起除了上课之外到哪里都把黑猫带上,或许自己觉得收养黑猫可以多见到黑尾吧? 又或是把黑猫当成了黑尾了呢?


自己也不快不清楚自己的想法了....



赤苇.....那不是黑尾的......唔....<被赤苇捂住嘴巴的木兔


木兔前辈,吃饭的时候不要一直说话。



月岛自己承认了这是黑尾拜托他照顾的黑猫,黑猫很听话不会乱动也不会打闹不过就是特会讨他摸摸。


过后黑尾再次出了任务回来,黑猫像是知道自己的主人回来了一样便跳下月岛的怀里往黑尾的方向跑去,但不知情的月岛却一直怕黑猫会走失立刻追了上去直到黑猫来到了另一个怀里。



前辈???


谢谢你帮我照顾小黑啊~有没有顽皮啊?


没有,它很乖。


月岛.....那个....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什么事吗?



看着黑尾抱住黑猫这一人一猫的真的超级像月岛心里想



我想你成为我的向导。


啊??????????????????????



像是听到什么惊讶的话月岛喊得非常大声,就连其他路过的人也被吓了一跳,过后月岛脸红的拉着黑尾到没有人的地方


刚刚...............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月岛不敢当面直视黑尾,而黑尾则再次说了想让月岛成为自己的向导并告知,他在见不到月岛期间好像开始会发热他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然后如果这届的向导毕业自己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向导就会被介绍人拉着去和不认识的向导结合了...


说到这里月岛突然心跳了一下......


跟不认识的向导结合...........黑尾他............


过后黑尾连猫带人的一起拥抱在怀里算是在表白吗月岛想,月岛并没有立刻回答黑尾而黑尾也明白没有要求月岛立刻答复只是告诉月岛



明天我会出任务大概有段时间不会回来,你要定时吃饭.....等我回来了你再告诉我吧。



黑尾把黑猫再次交回给月岛后送他到向导塔便离开了,回到房间的月岛感觉自己好乱他摸着黑猫,第一次有了想和他再一起的人之后就对着黑猫定下决心不会再堕落下去了。


隔天月岛靠着黑猫会认主人的本领跟黑尾道别后便开始努力把成绩追回来,三餐也依旧跟木兔和赤苇一起吃但桌上却多了一本厚重的书,月岛边吃饭边看书被赤苇碎碎念



月月,把书放下先吃完饭再看。



月岛看着像老妈子一样的赤苇乖乖的还是放下了书把饭吃完,但分量被自己控制在能吃完的范围里,浪费食物一样也会被骂的....


在黑尾不在的期间里月岛拼命的在读书和向赤苇学习精神控制,累了就在抱起黑猫摸摸它的柔软的皮毛,说起黑猫也在它主人不在的期间特别爱睡,在桌上在月岛腿上饭桌上床上都吃饱了就到地就睡。



月月~~~~~~!!!<木兔大喊着


木兔前辈,赤尾前辈,刚出任务回来吗? <抱住黑猫和书的月岛


是啊~~~~~


月月有在我们不在的时候吃饭吗? <拿着大衣的赤苇又开始老妈子了


....我现在不会再胃痛了.....


嗯,为了奖励你的。<赤苇拿出了一盒精美的小盒子


这是什么? <接过了蛋小盒子的月岛


黑尾那家伙说啊只要你听话就买个草莓蛋糕奖励你~<木兔哄着小孩子的说着


当我小孩子吗.....



虽然有点气但是心里却是甜的月岛边吃蛋糕边跟黑猫聊天,把黑猫当成了黑尾也不错至少在他本人面前可能有些话还是会说不出口。


终于等到了黑尾回来的那天也是月岛成功拿下了这届精神控制等级最高男性优秀向导

,月岛准备带着黑猫去迎接黑尾回来时发现黑猫有点不妥


感觉状况不好当月岛要上前摸它的时候它突然凶了起来爪上了月岛的手后便跳出门冲了出去



小黑!!!



月岛随手拿起外套也冲了出去直接追到了中央厅,人多的地方很难抓住黑猫而它却不停的跑着,突然有人拉住了月岛



月月!<面色不好激动的赤苇


赤苇前辈? ...怎么了?<看的也紧张起来的月岛


月......黑尾前辈他.....



接下来的话让月岛差点倒坐在地上,当赤苇告知黑尾现在在静音室情况不乐观的时候种种情绪混杂在了一起,他说不上话却紧跟着赤苇到静音室


一片苍白的静音室白色的病床上躺着一个戴着氧气罩,旁边的机器还发出来的滴滴声,木兔正隔着一层隔音玻璃看着黑尾。



怎么....回事.....



随着赤苇一起到来的月岛发现自己的声音无比的振抖,木兔告诉月岛黑尾的状况一向都不是很好,本身就是需要靠着抑制剂来维持自己的精神状况,现在因为连续出了任务没打上抑制剂就出事了...


月岛也清楚黑尾的精神状况当精神世界的小生命完全消失就会导致精神体错乱甚至导致精神崩溃的情况,这样的情况不急救很可能就会死亡。



幸好队员及时把他送了回来才及时急救....<木兔悲伤的说着


月月别担心......<自己也一样担心的赤苇



月岛没有回应他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黑尾立刻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哭了起来,而木兔和赤苇也纷纷的蹲了下去摸摸月岛的背安慰着。



05


月岛像是做梦了,他来到了一片灰色接近黑色的地方那里没有任何生命现象,月岛这想起了黑尾眼泪又不知觉得再次流下掉在地上,可能被眼泪掉落的地方却神奇的恢复了彩色


与黑灰色的地方完全形成了对比,随着眼泪越流越多的把整篇灰黑色的地方也慢慢恢复的彩色随后便出现了小生命,月岛看着这一切彩色的小生命仿佛在安慰着他


如果....如果这里是黑尾的精神世界....哪有多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靠着白色的墙壁睡着了,当月岛醒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件大衣和那只不知去了哪里回来的黑猫


黑猫突然被吵醒了一样有点迷迷糊糊的蹭蹭月岛的怀里想继续睡觉可是却被月岛抱住起身了,走到隔音玻璃前发现黑尾已经不在床上吓得月岛冲了进去



月?



一个转身黑尾人好好得穿色白色病人衣的站在门前看着月岛



你去哪里了???!!!!


上厕所......啊.......!!!!!!!



还没等黑尾说完月岛就直接扑上去把黑尾压倒在地上,接着月岛又在黑尾的怀里哭了起来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吓死我了.....


是你把我救回来的哦~



月岛不明白的顶着一双红眼睛抬头看着黑尾



我的精神世界是你把小生命救回来了~


可是.....那不是梦吗?


这只黑猫啊.....其实是我的精神体,你抱着它睡觉的时候眼泪滴到它身上了。



黑尾把黑猫抱起一人一猫的两双金黄色眼睛正看着自己,有种感觉自己被骗了一样.....之前还一直和黑猫说黑尾的事情呢?!!!!!!!


月岛立刻脸红的捂住脸.....他快没脸见人了....



呐~月月....之前说过....等我回来就给我答案的。



放走了黑猫把月岛抱在怀里看着他的眼睛问着



答案不是早就给了你吗......不要脸的家伙......



的确他之前就跟黑猫说了一切自己会努力把成绩追回来得到能和哨兵结合的资格后就会接受黑尾,跟黑猫就有如跟黑尾本人说一样,月岛的一切通过黑猫他什么都知道。



那么我可以再不要脸的现在就和你.....永恒结合哦~


等等???!!! 你不会是想.......



想到什么的月岛连忙推开黑尾,可是最后还是被这只狡猾的黑猫拉上了床帘后干了个爽。



----------------------------------------------------------------------------



我在222猫猫天写完了XDDDDDD但是因为还是要重审一下所以最后还是迟放了orz

所以哨兵向导的设定比起abo会更喜欢www

之前打完兔赤的 喜欢我就请大声说出来  后就一直想写黑月的 喜欢我就请对我说

毕竟黑月才才是本命!!!!!可是每次把本命都写的特惨副命却特甜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黑尾这只肯本不是黑猫是黑豹啊啊啊!!!!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ww希望会喜欢www



评论
热度 ( 28 )

© 我是谁_并不重要w | Powered by LOFTER